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2016-05-30 阅读4517

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行走在芳菲的流年里,身着旗袍的女子,永远是一道风景。说起旗袍,总会想起电影《花样年华》中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泛黄的光影里,一身锦绣摇曳生姿。

浦江县新华路博物馆侧边,有一家一江蓝旗袍工作室,工作室的主人是个22岁的小姑娘,她叫俞璐,浦南街道蒋塘村人。这个小姑娘,大眼睛,长黑发,一袭长袍,静坐窗边,一针一线在手中穿梭,这样的画面精心又细致得让人恍惚,似乎只在影视作品里才会看到,但却真实地在现实中存在着,优雅却不花俏、朴素中带着灵气、古典又不老气。

一提起旗袍,俞璐的眼睛里迸发出亮光,似有挥洒不完的热情。

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展示制作的旗袍

传承做旗袍的老手艺

当其他刚毕业的“90后”女孩活跃在职场上时,俞璐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传承外公和妈妈留下来的做旗袍手艺。同龄的女孩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去上班,她则穿着一袭长袍一坐就是七八个小时,学习琢磨着如何做好传统旗袍。

俞璐的外公赵仲福做了一辈子的旗袍,母亲赵芳英16岁开始跟外公学习手艺,19岁开裁缝店,俞璐从出生起就在妈妈的裁缝店里。在俞璐的记忆中,在堆满布料的裁缝店里,妈妈在一旁缝制旗袍,她在一旁和一堆布料玩过家家。

俞璐说:“妈妈经常跟我讲,外公有6个孩子,可只有她一个人做旗袍,能做到现在靠的是坚持,外公走了,妈妈传承了手艺,等以后妈妈老了就要靠我来传承。时尚的东西流行多年,传统的东西却被忘却,我做旗袍就是让大家重新熟悉传统。”

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整理刚做好的长袍

妈妈的熏陶和叮嘱,18岁以后的俞璐,越加肯定做旗袍的决心。大学课余时间,俞璐一直辅修服装设计,自己买书、上网,学习剪裁的技巧和缝纫的方法,放假回家,再跟妈妈手把手学。大学时光,她都是学做旗袍中度过的。

旧时,旗袍有京派、海派之分,京派古典,海派浪漫,各有千秋。相同的是,制作工艺繁杂,从最初的量身、裁剪到最后做成,费时费力。一开始,妈妈赵芳英并不相信女儿会安心的跟她学手艺。“女儿平时经常出去玩,做旗袍很枯燥,她可能坚持不下来。”可俞璐用时间和行动证明了决心,给客人量身、挑布料、裁剪、上浆、缝烫,每一道工序,她都一丝不苟地学着。赵芳英说:“去年过年,店里订单来不及做,女儿日夜连着做,每天都只睡四五个小时。我们吃年夜饭,她就趴在边上睡觉。那时我意识到,女儿是真的喜欢做旗袍。”

2014年9月,俞璐的一江蓝旗袍工作室成立。说起工作室的名称,俞璐是这么解释:做旗袍用的都是土布、印花布、扎染布,大部分是深蓝色调的,穿上旗袍就像一抹江水潺潺流过。

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跟妈妈探讨如何缝制旗袍

旗袍里面门道多

在俞璐看来,旗袍适合不同年龄、不同体型、不同气质的女性,穿旗袍的女人可以妩媚性感、可以端庄大气,也可以文雅可人,每个人都可以在旗袍上找到属于自己的情结,这也正是旗袍的魅力所在。

“旗袍为什么要有高领、开叉、对襟,都是有讲究的。”俞璐介绍,旗袍露出两只手臂,却不会感到寒冷,是因为关键部位都被包裹着:如高领包裹住脖子后的穴位,该穴位暖和,脖子不冷;对襟上用盘扣是为了胸口保暖;开叉是为了凸显女性脚裸的曲线美,拉伸腿部线条。“旗袍的长短要依照客人的年纪,二十岁到三十岁是在膝盖以上10公分,年纪每增加10岁要多10公分,这些都是讲究。” 说起旗袍的门道,俞璐头头是道。

旗袍三分靠裁,七分靠做,裁是技术,做是艺术。为了做好这份艺术,俞璐可没少下苦工,一个简单的一字扣里就有很多学问。一字扣要先用布卷成一根绳,用针线定好,塞进少量的棉花,不能太硬也不能软,接着,要凹造型,用手打结,每打一次,要用牙齿拉结实。“手的力气是不够的,必须用牙,要不然容易松,不立体,一个盘扣可以用好多年。”一件旗袍一般要8到10个盘扣,这些盘扣,简单的俞璐得用上一天,难点的,可能一个就得大半天。

“根据不同的客人,我会加入不同的元素,每件旗袍穿上身走动起来,那隐约的美感,也是有考究的。”俞璐说做衣服领袖最要紧,袖子要圆润,领子要服帖,穿上身,才挺拔端庄,气质才能显出来。

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帮客人量身

每一件旗袍都是独一无二

走进俞璐的工作室,陈设透着浓浓的复古、文艺气息。各种红的蓝的布料折叠堆放着,特别好看,门边上挂着一排旗袍最惹眼,有格子的、印花的、扎染的,墙上有一组错落有致的人物照,模特身穿旗袍,温婉端庄,一股民国风扑面而来,好似穿越到了老上海的旧时光。

“这些旗袍价格在1500元左右,都是客人订做的。目前,订单已排到明年春天,每天做去来不及。”俞璐说,整件旗袍都是纯手工做,最少要花费7天左右,在妈妈的帮助下,一个月,她最多只能做四五件旗袍。

为啥她的旗袍会这么红火呢?俞璐说,除了她做旗袍的手工艺好之外,做旗袍用的布也是关键。这些布料是妈妈收藏的,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古董,每块布只能做一件旗袍,每件旗袍都是独一无二的。“妈妈一共就收藏了300多卷布,很多客人知道后,都做一件回家收藏着,最多的一个客人做了5件。”俞璐说,布总会用完,接下来她会开发出手绘、刺绣等种类的旗袍。

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这些布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印花布

“我只专注于传统旗袍,对改良没有看法。”俞璐一直坚持做传统手工大襟旗袍,不做改良。在她看来,旗袍是一针一线,一弯一弧、一凹一凸、一包一露、一停一走、一抬手一投足……之间融入的积淀于中国传统文化上的万种风情。

“现在穿旗袍的人越来越多,但真正懂的却很少,大众观念的旗袍都是觉着越紧身越好,只有瘦子才能穿旗袍,其实并不是,我做的旗袍偏向于生活化些,是没有束腰的,却依旧能凸显腰身,贴身又舒服,穿上身的感觉就像一块布披在身上而非裹在身上。”俞璐介绍。

俞璐有着90后的青春和阳光,也有着她这个年龄缺少的韧劲和成熟稳定,她说,在这个时代里,越来越多的愿意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旗袍,她就是要成为点亮别人美丽的人。

芳菲流年里 我穿上旗袍在这儿等你
这些都是俞璐做的旗袍

84

最新评论

联系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