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2016-12-05 丹倾 阅读5838
如何快速建立高端人脉?如何让成百上千人帮你卖翡翠?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惠风轩第二十届会长 张松书

只飞向目标的目光
无缘享受随兴漫游的乐趣

老宅在家里,忘了天有多高;
老困在城市,忘了海有多蓝;
我在秋天梦游,还没有醒来。

1200多年前,27岁的李白,
仗剑江湖,浪游于天地之间。
他在一篇著名的诗序中写道: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也以

大意是说,天地是万物的旅馆,
一代代众生是时光的过客,
人生如梦,要像古人秉烛夜游一样,
夜以继日地及时行乐。

不愿紧跟队列行进到的人,
可能是听见了另一种鼓点。
穿旗袍100位姑娘·陆
愿你满怀倔强潇洒
穿上美袍 拥抱自然
享受当下 有梦便追


         

▼Chapter 21

【简介】黄菲菲,来自意大利卡塔尼亚的十七岁女孩。十二岁开始学习中文,每天都和中国人聊天,说话,做朋友。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黄菲菲生活照

【讲述】(讲述内容是菲菲直接用中文编辑发送给我,为保持“特色”我通篇未作修改。)

我觉得旗袍很适合那种很有气质的人,不一定是长得美,但是一定是很有特色,具有一种特别气息的女孩。旗袍很娴雅,很美,一直都能显女人的身段。我呢,从小就对旗袍富有好奇心和求知欲,了解中国之后,我发现了旗袍不只是一件衣服,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很多女孩爱穿旗袍出去,感觉她们很强,很吸引人,所以我也穿过几次旗袍出去。我在意大利,很多人都带一种很好奇的眼神看我,同时也有很多人想和我合照。很多人说每个国家的审美观是不一样的,但是旗袍这件衣服走到哪里都是时尚的。在中国是经典美,在国外是异国风情。美丽是没有国籍的艺术。

我和旗袍最重要的故事就是第一次参加 “中学生汉语桥意大利赛区” 的时候。我觉得汉语桥大家都应该认识,大家都很喜欢穿旗袍或汉服参加比赛,因此院长建议我穿西装来表演。我十分反对,因为我就是要穿旗袍,因为我已经爱上了它,不想穿日常的西装,因此,院长顺着了我。穿上了旗袍和高跟鞋比表演,演讲还紧张,因为穿上旗袍的那时刻,我已经不是日常中的那个Martina,而变成了 “黄菲菲”。整个人都会改变的。

当一个女生穿上旗袍,她的举动和语气很自然就会随着衣服的高贵和优雅。我,从一只活泼可爱的 “萌妹” 变成了所谓的 “淑女”。所以说,旗袍不只是一件衣服,而是一种做人的方式。穿上它的时候,心里感觉特别舒服和高兴,高兴到离不开它给我的安全感和自信心。我现在还小,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但是我相信以后我和旗袍的故事会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有感情,因为中国已经在我心中。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展示】说起菲菲,还得感谢一下白袍慕云,两个月前他将菲菲的微博推荐给我说“看到一个对中国、对旗袍都很有兴趣的外国萝莉,你的【100】如果有空缺的话,甚至可以勾搭一下。”

那一天我几乎是一口气看完了黄菲菲的所有视频,在微博上与她留言说明来意,她非常爽快地加上了我的微信好友。我们用中文一来一去地聊旗袍文化毫无障碍,她说汤唯穿旗袍的样子真美,她知道什么是盘扣什么是滚边。她对中国以及传统文化的了解比某些国人更加深入。她穿旗袍的微博底下有许多人说“汉服才是中国传统服装,旗袍是野蛮的满清服饰。”对此误解她回复得不慌不忙坚决果断:“我还是更喜欢旗袍,况且不论是满文化还是汉文化,都是中国的国粹。”

后来我对菲菲简单说了一下旗袍的起源,其实和满清的旗人之服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在此我不便详述,若感兴趣可以去本公号历史消息中寻找答案。再退一万步讲满汉之争实属无聊,对一个文化现象没有丝毫了解就在公共场合随意发表观点更是不妥。好在菲菲并不会被错误的信息影响,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中国通啊。

说起菲菲和中国的缘分,也着实奇妙。在她12岁那年,梦见了一群会算命的中国人在谈论她的未来,看他们的表情和语气,这个所谓的将来应该是无比美好的。可是当时菲菲还听不懂中文,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们有说有笑。醒来之后菲菲遵循内心的指引自学汉语,短短一年的时间她达到了一个自己也想象不到的水平。

与其说我为她的美丽深深着迷,不如说我更感动于文化的力量能将不同国籍不同身份的人凝结在一起。与其说她对中国的爱令我动容,不如说更令我动容的是她作为一个自我实现者克服困难实现理想的行动力。

话说回来,你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觉得穿旗袍的黄菲菲特别美?

▼Chapter 22

【简介】周艳婷,昆明学院心理健康教育在读,考研党。特爱笑,“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周艳婷生活照

【讲述】
高中时候学过戴望舒的《雨巷》,被诗人的文字深深感动,“撑着油纸伞 独自彷徨在 悠长 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 结着愁怨的姑娘......”大概是课文中的插图在我心里悄悄埋下了旗袍的种子,那时候起便憧憬着以后去江南能邂逅一位丁香一样的姑娘。

以前我总是认为旗袍只有肤白貌美身材好的姑娘才穿得出气质来,若不是前段时间在网上偶然认识了丹倾,是不敢轻易尝试旗袍的,更不会想到要将旗袍当作日常的穿着,只是和宿舍里的一位云南姑娘说过拍毕业纪念照的时候要穿一次旗袍。看过了丹倾整理的网上旗袍店的推荐文,可具有完美主义倾向的天秤座的我还是觉得应该去实体店试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样的款式,昆明的旗袍店并不多,同学陪我顶着烈日寻找店铺。

第一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穿旗袍的样子时,都被自己惊艳到了,哈哈哈,淡青色的荷花图案带着水墨感,真丝材质未过膝的长度,是我喜欢的样式,无奈价格实在贵,一个学生党实在是can not afford it!!!逛了其他两家没有找到满意的,最后只得悻悻而归。回校后又在网上扫了一下,最后在藏约改良旗袍家买了人生中第一件旗袍,心心念念了好几日终于盼到了它。穿上后自己在镜子前自我欣赏开心得不停地扭,嗯,就是“傅园慧式扭”,哈哈,可想而知我有多逗逼,还特自恋地跟人家说我穿旗袍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第一次把旗袍穿出门有点忐忑,估计我是我们学校第一个穿旗袍的吧,还好假期人不多,不过自己还是偷着乐儿,大学也没拿过啥第一,这就算是了吧。我会继续招摇的,哈哈哈。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展示】艳婷拿到她第一件旗袍的那天就给我发来照片,是她对着镜子的自拍。白底碎花的棉质旗袍,100cm未过膝的长度,是许多少女会选择的低调简单的基本款,也是日常穿着中不会出错的经典款。她一边发着图片,一边向我倾诉着内心激动与忐忑交织的复杂心情。我一条条读完她发过来的消息,仿佛也被她的情绪感染,对着手机笑出了声。

我说你哪天出门,再拍一些外景给我。后来她给我传了不少照片,我千挑万选才找出两张清楚的,其余全是模糊的幻影,心下思忖她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她向我解释拍照的时候总感觉对面的老大爷在看,第一次穿旗袍不好意思所以总是扭来扭去。我写的旗袍文章她每篇都转,有一次遇到反驳旗袍之美的评论,她竟然认认真真地与之辩驳起来,大段大段地陈述旗袍的基本知识。我看了她给我发来的截图,心想这较真的姑娘真的好可爱。

艳婷来自云南,喜欢喝茶。一周前我发朋友圈感慨普洱茶的品质与分类深不见底,艳婷在下面评论“我今天也刚泡了普洱喝,舌底鸣泉特别明显,和熟普相比苦味较淡,但是熟普更苦回甘也更明显。但总感觉经历少,没法感受普洱的魂。我说在云南容易上火,干爹送给我一罐别人送他的狮峰龙井和一位僧人赠与的自制白茶。白茶虽然没有铁观音香,没有普洱的苦尽甘来,但我就是更加偏爱白茶。”

白茶制作工艺十分自然,不炒不揉,既不像绿茶那样制止茶多酚氧化,也不像红茶那样促进它的氧化;而是把采下的新鲜茶叶薄薄地摊放在竹席上置于微弱的阳光下,或置于通风透光效果好的室内,让其自然萎凋。艳婷给我的整个感觉,从始至终,正如白茶——毫不掩饰内心想法的纯粹,对喜欢事物深入研究的专注,对当下生活的安心接纳和慢慢品味。

我曾说“愿你有旗袍,也有战袍,从繁华热闹中蜕变出自然简单。”艳婷觉得不妨将前半句改成“愿你有战袍,也有旗袍。”——感觉我们都不缺乏对生活的热情,却缺少穿起旗袍的心情。

▼Chapter 23

【简介】 许洁,来自江苏省张家港市。目前她自称是苦逼的外贸工作者一枚。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许洁生活照

【讲述】(ps:总在想今年生日的时候送给自己什么呢,就有了这次发给丹倾的碎碎念了,哈哈。本人真的从小就讨厌写文章,所以丹倾不要介意我的流水账啊。)

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旗袍,感觉就是天生爱她,莫名我就喜欢你,深深的爱着你……

好像很小的时候就缠着老妈要给我买一件,因为爸妈是裁缝,就一直希望他们会做一件给我,可是老妈总是说我年龄小啊,驾驭不了啊,穿出来会不好看而打消我的念头,好吧,那我也只有默默的想着了,看了张曼玉的花样年华之后更是对旗袍爱的欲罢不能了,然后就对自己说,既然老妈不给我买,等我自己赚钱了不就可以了,哈哈哈哈……于是当我拿了第一笔工资,就开始我的淘旗袍之旅了,不过俺妈还是会用各种理由想要扼杀我的念头,说我太瘦了,穿不出效果,我哭啊……

无意中在淘宝上发现了茉茉,然后真的是一入茉茉深似海,再也走不出来了,特别偏爱粉色系的,看来虽然是个女汉子,也挡不住要有一个小女生的心啊,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够穿着旗袍游遍全球。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展示】(许洁生日的时候发来文章,却正好赶上了我连载停更的一个月。断断续续编辑至今才完成,对姑娘心怀小小的歉意,并且我要送你一个迟到的生日快乐!)

第一次收到许洁给我发来的旗袍照,是她穿着花旗袍戴着发箍在家中的自拍。皮肤白皙,笑不露齿,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这姑娘真瘦啊。后来我问她有没有背景丰富一点的照片,最好是出去玩的时候再拍几张给我。

第二次发来照片,背景是魔都上海,许洁站在浦江边,头发被风吹得一片凌乱,身上穿着一件红色旗袍,是茉茉家的夏奈,与大上海的繁华背景冲撞出浓浓的时代感。

可最后我选择的两张照片,是许洁在上海豫园韩国4D滑稽魔术艺术馆里拍的搞怪照。觉得这是她最轻松自然的样子,也是身上的这件旗袍最快乐没有束缚的样子。她说她最喜欢红色的旗袍,我看了许洁发给我的家里的五件旗袍,是清一色的暖调,显得温馨又活泼。我问她不介意放你的搞怪照吧?她说不介意,甚至发给我一张比旗袍照还要逗的生活照来配成了一套,我真的打心底里觉得她亲切极了。

内心充实的人,未必有太多语言来表达。前些日子我去西藏,她叫我帮忙带了根鸡血藤,拿到手后她自己在上面缠了根红绳子,吊了个小小的琥珀。发图过来问我好不好看,我说非常漂亮。又过了一段时间她又问我要地址,我问要做什么?她说不告诉你。我说那你把你的地址给我吧,我们一个地址换另一个地址。几天后东西到了,是从宁夏寄来的枣子和枸杞——红红的一大片,甜甜的香。

谢谢你,高高瘦瘦、喜欢红色的旗袍姑娘。愿你的每一天都像“红”,热烈、明媚、精彩。


▼Chapter 24

【简介】施雅颂,大连理工大学汉语言文学硕士在读,研究方向为女性文学。少女心,活字典,“丹倾”赐名者。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施雅颂生活照

【讲述】
有古典情结的人,大约都有那么几分旗袍情结。生在苏州,街头巷尾都是旗袍店,有四五岁式样的小旗袍,玲珑可爱,穿着玩的娇嗲。小时候眼巴巴地羡慕,想要一件用来臭美,好像穿上就能闪闪发亮。可惜妈妈瞧不上流水线上符号化的做工,从不批准。

十四岁的时候,有了第一件旗袍。不古雅,很漂亮,当时少女身段,如今已不能穿。上大学后,丹倾开始陆陆续续购入大量旗袍,我免不了一个“蹭”字。大夏天的,两个人开着空调,兴致勃勃地一件件试。挑中一件白山茶,一件竹雅,是成年后衣柜里最早的旗袍剪影。

不同质地的旗袍有不同的性格。绸缎微凉幽滑,是静的,夜深溜入心底的一尾鱼。植绒雍容,有夜上海的风情。蕾丝时尚,典雅别致,女人味与心机的交锋。欧根纱浪漫,海风微甜。最喜欢亚麻舒适温和,更像一件衣服的宽容随意。

旗袍有其隐秘的语言。贴身的剪裁勾勒身段,是“女人味”的隐语。年代感的穿梭撷取,是“古典”的隐语。民族的争议融合,是“中国”的隐语。旗袍当然不是一件普通的衣服,它本身的文化蕴藉投射出了太多欲说还休的关键词,触碰它仿佛就触碰了过去,触碰了风情。旗袍当然也是一件普通的衣服,其存在的原始意义如同千千万万的衣服一样,但增添,你美丽。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丹倾访谈 | 穿旗袍的100位姑娘·陆

 

【展示】把多年的好闺蜜放在第24个,意为“爱死”。从写旗袍连载的想法诞生开始就同她分享,到等了五期也不见来稿,期间反复催促,得到的答复总是“没有灵感”、“写不出来”。这种抓心挠肝的期待,就如我刚同她认识的第一年,十四岁的我们惺惺相惜,我翘首以盼她的每一篇作品,我同她笔下的每一个人物一起哭一起笑。我全盘接纳她给我推荐的每一份书单,如饥似渴地读,她说有一种契合,叫“心尖儿上的恰恰好”。

初中的我们参加小荷当场作文大赛,同龄的她是评委。高中60分的作文50分以上算高,她却不曾低于过55分。她在我眼里,一直都发着光,我们一起走过彼此最美好的年纪,走过云南的秀丽,也走过大漠的苍凉,见证彼此的初恋,在大学同去北方隔海相望。不变的是十年来她的床头一直挂着我的国画小样,我的抽屉里也一直存放着她的作文试卷。

高中毕业之后的某一天施雅颂突然关闭了自己的QQ空间,整整三年不发一字。我问她为什么不写了,她说不是不写了,而是突然不知道怎么写了,她说她对自己以前的东西不满意,她说自己需要沉淀。

去年圣诞节前夕她为自己写了一篇《书年》,发给我看。语言褪去了华丽的词藻,变得洗练、易读却更加深刻。那时候她与男朋友分手半年心情刚刚有所好转,她在文中写到:“假如你曾经真正将一个人包容进生命,那么割舍的时候一定鲜血淋漓。”“为了给自己找事情做,我开始看书。无关痛痒的情情爱爱根本看不下去,挑选的第一本,是铁凝的《大浴女》。是一场涤荡,黑暗里看到湿雾扑面,点点萤火闪烁……我突然捕捉到了年幼时候那种专注的,舒畅的,通透的,饱满的幸福。”

前些天她告诉我这个假期要回苏,想和我好好说说话。她说她现在每一天都过得充实有方向,并且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为女性文学。她身穿的这件竹雅(蓝),是茉茉旗袍店早期的经典款,一模一样的我也有一件。看着她身穿旗袍捧着诗集微笑的样子,我知道她的灵魂深处正花团锦簇。

“我喝水,采颉果实,将双手插入风的叶簇。柠檬树催促着夏日的花粉,青鸟从梦中飞渡。 ”

“还是那条小巷子,细雨混着梅干菜烧肉的香气濡湿了衣袖,还有粉墙黛瓦的对比度。我站在已经不铺青石板的平江路上望向我来时的路途,像是看到了那年石缝里绿油油的青苔。”

15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至info@hercity.com,本站将第一时间删除。
联系倾城